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廣州多地點配備救命神器 AED 民眾多不知情更不敢用

■華師附中的學生在醫生指導下,參與徒手心肺復蘇現場的實操演練。

數據顯示,我國每年有 54 余萬人因心臟驟停而猝死,由于無法預料的突然性心臟驟停,帶來的是較高的死亡率,而 " 救命神器 "AED(即自動體外除顫器)是最有效的手段。

不少專業人士均表示,在人口密集的公共場所安裝 AED 是提高搶救成功率的重要保證,公共場所應布設 AED 急救設備," 很多心臟驟停是可以挽回的 "。

(廣州大劇院一樓滴水坊門口智能救援培訓島內,配備的 AED 及相關急救裝備。)

從 2017 年起,廣州開始在北京路、正佳廣場、廣州塔、白云機場等 8 處公共場所統一配置了 8 臺 AED,新快報記者通過實地走訪發現,直至目前,廣州已配置了 AED 的公共場所數量較少,且地鐵、公交站點等人流密集處尚未安裝,整體數量上遠遠不夠。 新快報記者發現,AED 還面臨配置了卻沒人會用,甚至不敢用等多重難題。

【案例】

白云機場男子突發心梗

兩次電擊除顫挽救生命

AED 是一種便攜式的醫療設備,可以診斷特定的心律失常,并且給予電擊除顫,是一種普通公眾也可以掌握操作的 " 傻瓜式 " 醫療設備。

為何對于心臟驟停的患者來說,AED 能 " 起死回生 "?

廣東藥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科主任曾育輝有著 20 多年的急診工作經驗。

他告訴新快報記者,心臟驟停的急救有 " 黃金 4 分鐘 " 的說法,人體的心跳、呼吸停止的 4 分鐘內進行急救的成功率可以超過 50%," 超過 10 分鐘再進行急救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零點幾。"

曾育輝進一步解釋,國內救護車平均到達時間為 10-18 分鐘。在救護車抵達前的急救操作就非常重要,對于心臟驟停,使用 AED 進行除顫是最為關鍵一步。

" 簡單來說,除顫就是用電擊的方式,讓紊亂的心跳變得有規律起來,使用 AED 比簡單的按壓成功率能提高 2-3 倍。"

在健康中國行動推進委員會辦公室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心血管病中心黨委書記、副主任鄭哲認為,在醫院外出現猝死,80% 是跟心臟有關的,在公共場所放置自動除顫儀會有救命的效果,這是非常有必要做的。

曾育輝有過在公共場所使用 AED(專業版)救人的經歷。

2018 年 10 月 12 日 11 時左右,廣州白云機場候機大廳一位中年男子突發心梗,暈倒在地,不省人事。正在候機的曾育輝發現不對勁,立馬沖上去,經過 20 分鐘的心肺復蘇和兩次電擊除顫,男子終于恢復自主呼吸和心跳。

曾育輝回憶說,當時白云機場從醫療室拿來了專業的除顫儀,才讓他救下了一個瀕死的生命。

不過他事后也向機場指出,機場 AED 的配備不足,"AED 的配備密度至少需要做到跑步往返 2-3 分鐘內能拿到,才能真正發揮作用。"

" 水土不服 " 的 AED 遭遇多重尷尬局面

【尷尬 1】

數量少 市民不知 AED 設備配置點

對于醫護人員來說,AED 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歐美等發達國家,AED 的應用相當普及,可從 2006 年就進入國內的 AED,似乎面臨著 " 水土不服 ",在經過了 10 多年后,仍難以大規模推廣。

2017 年,8 臺 AED 進駐正佳廣場、北京路步行街、花城廣場、廣州塔、市旅游局以及白云機場國際到達區和國內 A、B 到達區,這是 AED 在廣州市首次統一在公共場所設置。

(位于花城廣場的廣州旅游信息咨詢中心配置了一臺智能救援島,其工作人員入職前均考取了由廣州市紅十字會頒發的《紅十字救護員證》。)

曾育輝表示,目前廣州市無論是機關、企事業單位還是學校,對 AED 的重視并不夠,公共場所的 AED 普及率過低。

在 2019 年廣州兩會上,一份《關于大力推進廣州市公共急救體系建設的提案》指出,當時廣州公共場所的 AED 數量不足百臺。

市民陳婷(化名)在接受新快報采訪時說,之前是不知道 AED 的具體用途的," 我在廣州沒看到過 AED,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

在珠江新城工作的黃誠(化名)遇到同樣的問題,不知曉可以從哪些途徑獲取 AED 設備配置點。

" 希望能像地鐵標志一樣,在公共場合設置醒目的標志,告訴市民哪里有 AED 設備。" 黃誠說,在危急情況下,人們第一反應即環顧四周,此時若有明顯的標志與清晰的指引,可以節省找設備的時間,從而為生命救援爭取更多的時間。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通過 " 救命地圖 " 小程序精確查看 AED 位置,目前廣州標注的 AED 設備點僅有 40 多分布點,多數處于健康機構,位于人流量聚集處的公共場所的 AED 數量較少(新快報記者備注:" 救命地圖 " 為不完全統計,目前未有官方統計數據)。

此外,該系統設有新增功能,市民在發現身邊的 AED 設備后,可填寫對應的詳細地址、上傳圖片。

【尷尬 2】

知曉率低 25 人中僅 3 人知道 AED

就這一 " 救命神器 " 的知曉率而言,在廣州究竟有多高?

新快報記者兵分三路,隨機采訪了 25 位市民,然而得到的大部分回答是不知道,僅有 3 人知道 AED 急救設備的用途,而且這三人也只是知曉,沒有接受過實際 AED 培訓。

" 我有聽說了解過,一次是看視頻,另一次是看到朋友圈的公眾號文章。" 黃誠告訴記者,他記得文章寫的是華南理工大學的一次急救培訓,其中便詳細地介紹了 AED 的重要性、使用方法等。" 我當時看文章,其實是能看懂的,介紹得十分清晰,但由于沒有親身實踐過,因此后來也慢慢忘記了。"

(華南師大附中初二的同學們在廣東省紅十字會醫院急救團隊的醫生們指導下,利用模擬人等教具參與徒手心肺復蘇現場的實操演練,力求掌握這一急救方法和注意事項。)

華南理工大學大二學生楊?。ɑ┐笠粫r接受過幾次關于 AED 的急救知識學習," 不過我也沒有實際操作過,只是知道 AED 的操作流程。"

在采訪過程中,他告訴記者,他了解到前幾天上海一所高校學生使用 AED 成功救活一名正在進餐的心臟驟停人員,這是在該高校的 "CPR+AED 培訓 "QQ 群里,負責培訓的校醫介紹的。

楊俊提到,現在的大學生經常熬夜,熬完第二天又接著去運動,猝死的案例也不少見,不過在廣州很少能看到 AED 急救設備的存在,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 AED,為此他希望廣州能加強這方面的培訓以及普及," 畢竟關鍵時刻能救命。"

【尷尬 3】

有限制 緊鎖室內每天 10 點才開門

作為廣州首批統一配置 AED 的公共場合之一,位于花城廣場的廣州旅游信息咨詢中心每天的開放時間為 10:00 至 21:00。2019 年 12 月 31 日 9:50,記者來到該咨詢中心,大門仍未開啟,直至 10:00 才準時開門。

該工作人員表示,若有人要使用 AED 及相關急救設備,需要將身份證放至機器終端的 " 掃描識別 " 區,并望向機器頂端的攝像頭進行人臉識別,二者匹配后即能打開電子屏幕下方的儲物柜。

" 整個過程只要幾十秒。" 該工作人員稱,如此避免了隨意打開致設備損壞。一旦有感興趣的市民或游客前來詢問,也會給他們進行演示。

對于身體不舒服的人士,則可以選擇按下智能救援島上紅色 " 一鍵呼救 " 按鈕。該工作人員介紹,按鈕是聯通紅十字會的,只要按下后 5 分鐘內不取消,便會有救援人員前來。

在走訪時,新快報記者提出疑問:花城廣場不僅是游客的集中地,亦是市民日常晨間鍛煉健身的好去處。一旦有市民在咨詢中心非開放時間暈倒,需要急救設備時,該怎么辦?

換言之,咨詢中心的開放時間是否會影響到 AED 及其它急救設備的使用?" 這附近其他地方也配有 AED 設備。" 面對這一詢問,該工作人員如此回答。

面臨 " 非開放時間影響 AED 使用 " 問題,還有位于北京路的廣州旅游信息咨詢中心,該位置的 AED 緊鎖在咨詢中心內,當周邊人群在非服務時間需急救,則同樣面臨有設備用不上的問題。

【尷尬 4】

有擔憂 機器有電流市民不敢用

新快報記者在走訪過程中,了解到包括廣州塔、天環廣場等配置了 AED 的公共場所,其工作人員接受了相應培訓,并在考核合格后持有廣州市紅十字會頒發的《紅十字救護員證》。

天環廣場工作人員易小姐告訴新快報記者,天環廣場的兩臺 AED 設備已安裝了兩年左右。每天會有 " 持證 " 的工作人員負責巡崗,以免出現意外事件。不過,她表示,目前未使用過一次," 也不希望有這一天。"

那么 AED 使用起來有難度嗎?這是不少市民擔憂的。

一名受訪市民表示,機器有電流,即使會使用,自己也存在一定的心理負擔," 不太敢用 "。

對此擔憂,曾育輝解釋說," 設計比較簡單,有操作說明,每一步都有語音提醒,一般培訓 5-10 分鐘就可以學會。"

曾育輝說,市民只需要根據使用說明,貼好電擊片,插好線,按下開機鍵,能聽到 " 正在分析病人心路 " 的播報音。這時機器自動分析,一旦除顫鍵亮起,表示病人需要電擊除顫," 當不需要除顫時,AED 不會產生電擊。"

廣東省中醫院急診科主任丁邦晗多次提議,要在全省主要公共場所固定配置 AED。他說,AED 是 " 傻瓜機器 ",本身就是給非專業人士使用的,非常安全。

2019 年 10 月,IFC 國際金融中心一樓新配置了一臺 AED。

負責 AED 日常管理的工作人員告訴新快報記者,值班工作人員每天都會對設備進行檢查,包括外包裝是否壞損、電源是否正常等,檢查無誤后便會在檢查登記表上簽名。

【尷尬 5】

缺少鼓勵措施 多地推廣力度不一

據了解,在 AED 配置上,目前國內做的較好是上海、深圳、杭州等城市。

上海市教委在本市的校園內率先帶頭推行校園 AED 布防計劃。2015 年,市教委繼續為全市 250 余所普通高中學校配置 AED 設備。至此,上海高中以上每個校園至少擁有一臺 AED。

2017 年,深圳啟動 " 公眾電除顫計劃 ",計劃由政府財政出資購置 5000 臺 AED,于 " 十三五 " 期間完成 5000 臺 AED 的采購與安裝,5~10 年內實現每 10 萬服務人口配備 100 臺 AED 的目標?!渡钲谑姓P于印發 2019 年民生實事的通知》明確要求:開展深圳市公共場所全自動除顫儀(AED)配備項目(三期),購置 2000 臺全自動除顫儀(AED),安裝在人口比較密集的公共場所。

在杭州,江干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于 2019 年 7 月 31 日發布全國首個《公共場所自動體外除顫器(AED)設置與管理規范》地方標準,明確規定在主要城市道路交叉口、地鐵站點、公交站點等重點區域;機場、火車站、汽車客運站;學校、醫院、養老機構、大型商場、體育運動場館等公共場所應配置相應數量的 AED,并對不同類型的場所需要配備 AED 的密度也作了規定,如地鐵站點,換乘站點按通過的地鐵線路設置,其他站點設置 1 臺;火車站每個樓層設置不少于 2 臺。

目前,對于 AED 的安裝,主要是依靠公益機構和企業捐贈,導致不同城市推廣力度不同。在 2018 年,滴水坊餐廳向麗影廣場、萬菱匯等廣州 8 家購物中心各捐贈了一臺 AED。滴水坊創始人任海鷹告訴新快報記者,急救技能的推廣普及除了要在公共場所配備相關設備外,還有觀念的轉換與有關部門的重視。

她透露,此前滴水坊計劃將兩臺設備捐贈給某旅游景區," 可工作做了大半年,對方一直不肯接受捐贈。" 任海鷹直言,他們擔心萬一這個設備救人沒救活,怕擔責。

對此,上海市政協委員、上海華壘石材有限公司總裁黃春華在提案中提到,作為公共急救設備的 AED 應當像消防滅火器一般的存在,讓人隨時能看見,隨時能想到在什么地方可以獲取,這才是急救設備存在的意義。

【鏈接】

AED 配置寫入健康中國行動

《健康中國行動(2019 — 2030 年)》明確指出,鼓勵、支持紅十字會等社會組織和急救中心等醫療機構開展群眾性應急救護培訓,普及全民應急救護知識,使公眾掌握基本必備的心肺復蘇等應急自救互救知識與技能?!督】抵袊袆樱?019 — 2030 年)》還提出一個行動目標,到 2022 年和 2030 年取得急救培訓證書的人員分別達到 1% 和 3%,按照師生 1 ∶ 50 的比例對中小學教職人員進行急救員公益培訓。完善公共場所急救設施設備配備標準,在學校、機關、企事業單位和機場、車站、港口客運站、大型商場、電影院等人員密集場所配備急救藥品、器材和設施,配備自動體外除顫器(AED)。

此外,在 2019 年 10 月,國家衛健委答網民關于 " 加快在公共場所配備 AED(自動體外除顫器)" 的留言中回應稱,多次召開 AED 相關工作討論會,進一步研究制訂 AED 配置、使用等相關政策。

目前,國家衛健委已將 AED 的普及納入健康中國行動,中國紅十字會總會也將 AED 的使用方法列入培訓大綱,作為紅十字 " 救護師資 " 和 " 救護員 " 培訓的必修內容。同時,聯合有關部門加大對重點人群、重點行業的培訓力度,在交通運輸、礦山、旅游、教育、消防等相關高危與社會服務行業大力開展群眾性的救護培訓,普及心肺復蘇技能及 AED 的使用方法。

【各方行動】

學校:AED 設備進入廣州中學校園

通過實操消除 " 心理負擔 "

在 2019 年年底,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下稱 " 華師附中 ")內添加了一臺 AED 設備,同時還有用于日常教學訓練的 AED 訓練機,AED 設備的培訓將融入該校的急救課程中,這意味著華附師生又將掌握一項急救技能。

該校校醫室負責人李苑雯介紹,學校校醫均為執業醫師,并持有廣州市紅十字會急救證與美國心臟協會(AHA)基礎生命支持證書。除此之外,學校還與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廣東藥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等三甲醫院急救團隊合作,共同開展學生選修課急救技能培訓。

就在前不久,廣東藥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科醫生走進華師附中初二級,為 300 多名師生開展了一場急救課程。該科主任曾育輝以 " 基礎生命支持 " 為報告主題,從識別心臟驟停、有效呼吸、胸外按壓、人工通氣與 AED(自動體外除顫器)使用五個方面進行詳細介紹。

在現場急救示范后,學生回到各所屬班級,在專業醫生的指導下,利用模擬人等教具參與徒手心肺復蘇現場的實操演練。

" 學校是 2019 年開始考慮引進 AED 設備。" 李苑雯說,最終華附購置了 AED 公共版用于急救,訓練版作為日常師生教學訓練,前者花費約 2 萬多,后者約幾千元,加起來近 3 萬元。

為何要花這么多錢購置設備?" 當然是為了更好地保障學校師生的生命安全,也希望學生能真正掌握更多實用的急救技能。" 李苑雯表示,學生的 AED 使用培訓將融入急救課程內,跟著心肺復蘇板塊一起開展。

企業:目睹生命突逝 " 結緣 "AED

開展公益急救培訓逾 4000 人次

早在廣州市在公共場合試點配置 AED 前,位于廣州大劇院一樓的一家素食餐廳滴水坊內便已配備了 AED 及其它急救設備,并定期開展公益性的急救培訓。至今 3 年多,該餐廳已開展急救培訓逾 4000 人次,由其牽頭捐贈落地的急救儀器 AED 已近 20 臺。而這一堅持的背后,緣起于該餐廳創始人任海鷹目睹了一個生命的突逝。

2016 年 8 月的一天,任海鷹在花城廣場散步,至廣州圖書館門前時,看到一名 50 多歲的男子突然倒地不醒,現場卻沒有一個人懂得急救,只能急匆匆地打 120 叫救護車。待急救醫護人員到場時,該男子已經沒有了生命特征。" 那一刻我意識到了急救的重要性。"

從那以后,任海鷹決定開展急救培訓,于是聯合心喚醒基金、廣州市紅十字會,于 2016 年 9 月正式開啟了第一期的急救培訓。目前,常規急救培訓已開展了 38 期,加之部分在白云山等其他場地開設的培訓,共培訓超過了 4000 人次。

讓任海鷹欣慰的是,急救培訓的價值亦逐漸顯現。任海鷹說,此前參加培訓的一名學員,在與先生出國時,先生便突發狀況暈倒,她運用了急救培訓的知識,一邊進行心肺復蘇,一邊等待救護人員到來,如此挽回了親人的生命。

■本版統籌: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 ■本版采寫:新快報記者 沈逸云 何生廷 吳曉嫻 ■本版攝影:新快報記者 李小萌

以上內容由"新快報·ZAKER廣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吉林快三精准计划图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