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方艙新疆舞者:我期待給他們摘下口罩,請他們去我的家鄉

現代快報訊(實習記者 張瑾)李東(化名)跟巴哈古麗 · 托勒恒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互加微信時,是他住進方艙的第四天,也是巴哈古麗 · 托勒恒來武漢支援的第五天。

2 月 12 日,現代快報制作的一段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的跳舞視頻,在全網獲得超千萬流量。有網友評論說:" 沒有一塊空地能逃得過廣場舞,都能跳舞了,說明方艙情況不差。" 巴哈古麗 · 托勒恒正是那位領著幾百名輕癥患者跳舞的新疆副領隊。近日,現代快報記者通過電話聯系上了她。

△巴哈古麗 · 托勒恒生活照

巴哈古麗 · 托勒恒是新疆第二批支援湖北醫療隊的副領隊。1 月 28 日,她看到新疆第一批援湖北醫療隊出發時,便鄭重寫下了請戰書。" 我去年 10 月底來過一次武漢,特別美。我就想,我雖然不是醫生,但我也可以來做點什么!"

2 月 4 日,巴哈古麗 · 托勒恒作為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第二人民醫院的黨政辦副主任,帶領 100 名醫護人員組建的第二批新疆援湖北團隊抵達武漢天河機場。

在經歷了短暫休整、防護培訓、物資協調后,在第二批新疆醫療隊協助下,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在 2 月 9 日 " 開艙 " 接收輕癥患者。

50 歲的李東,是武漢客廳方艙醫院接收的第一批患者。9 日晚,經由街道的安排,李東和其余輕癥患者住進了方艙。和他一起的,還有從 1 月 24 日就開始發燒的妻子。

" 我這幾天心情就像坐過山車。"1 月 24 日,妻子開始發燒,在連續 7 天的排隊后,1 月 30 日終于住進了隔離點,隔天進行核酸檢測。" 我甚至都希望檢測出來是陽性,這樣就可以早點排隊等床位了。" 武漢緊張的床位和醫療資源讓李東在最初的幾天非常焦慮,他帶著妻子一家一家醫院跑,在門診等待,看著周圍來來去去的人,很多時候,他都在幻想最差的情況。

2 月 1 日核酸檢測出結果顯示陰性,李東便將夫人從隔離點接出來,帶到協和醫院打退燒針。在接受了 4 天的藥物治療后,妻子的情況逐漸好轉不再發燒。李東雖沒有發燒、咳嗽、腹瀉等癥狀,但因一直在陪護妻子,2 月 6 日便帶著妻子再次做了核酸檢測。

8 日,他一看到檢測結果皆為陽性,便打電話給社區匯報了他和妻子被感染的情況后,就開始居家隔離。

在去方艙醫院的車上,7 名輕癥患者,雖然都來自同一社區,但除了李東和妻子,互相誰也不認識誰。他們沉默著,擔心著,誰也不知道去了方艙是什么情況。

這是武漢市自疫情暴發后開放的第三家方艙醫院,也是目前為止規模最大的一家:武漢客廳。距離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僅 1.2 公里,開車 3 分鐘即可到達。此刻的巴哈古麗 · 托勒恒正在酒店內協調醫療隊的物資,檢驗穿脫防護服的速度,安排醫護人員準備進艙。這支新疆援湖北醫療隊,共 102 人。有 90 后,有剛做母親的,有孩子很小的 ……

從 2 月 10 日開始,擁有 1461 張床位的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在各地支援醫療隊的協助下,陸續接收輕癥患者。李東和其他的患者一起,睡在這個曾經展覽各類文藝品、舉辦各式各樣交易會的場所里,等待出院,等待春暖花開的那一天。每天上午 8 點 30 分左右,護士依次對每一位患者量體溫、測血壓、血氧飽和度,發放早餐。下午 5 點 30 分,護士會再次給每一位患者測量各項指標,觀察身體狀況。這是方艙醫院的 " 特制鬧鐘 "。

2 月 12 日,為了更好地了解方艙內情況,做好后勤工作,巴哈古麗 · 托勒恒穿著防護服進艙。她在防護服上寫下巴哈爾,這是她的小名。她詢問患者," 吃得好不好?"" 方艙還有什么需要改善的?" 她和每一個人親切介紹:" 我叫巴哈古麗 · 托勒恒,來自新疆。你可以叫我大白,等你好了,春暖花開,我帶你去我的家鄉阿勒泰呀。"

巴哈古麗 · 托勒恒的熱情感染了方艙內的很多患者。他們得知巴哈古麗 · 托勒恒來自新疆,提議讓她給大家跳個舞。和李東的認識便從那一刻開始。熱情的巴哈古麗 · 托勒恒隨即答應了大家的要求,身為一名哈薩克族人,她想起了《黑走馬》。作為哈薩克族最具代表性的民間舞蹈," 黑走馬 " 更是馬中尤物,它形象剽悍雄壯,通體黑亮,走時步伐平穩有力,蹄聲鏗鏘如鼓。

因手機無法連接音響設備,在一旁的李東便提議用他的手機,巴哈古麗 · 托勒恒加了他的微信。武漢客廳的患者們,在《黑走馬》的音樂聲里,陸續聚集到了中間的小廣場。他們跟著巴哈古麗 · 托勒恒的舞姿,揮舞胳膊,活動腿。

李東也跟在一旁扭動身姿,這是他 50 年來第一次跳廣場舞,一旁的妻子看著直樂,武漢客廳方艙內第一次充滿了笑聲??紤]到部分患者要休息,跳舞時間也不宜過長,巴哈古麗 · 托勒恒跳完兩曲后便匆匆結束。而那些意猶未盡的患者,仍聚在一起唱起了《冬天里的一把火》。

如今,在巴哈古麗 · 托勒恒的帶領下,跳舞、做操仿佛成了方艙另外一個 " 特制鬧鐘 ",像是護士每日的問詢,溫暖著方艙內每一位患者的心。

" 疫情結束后你最想做什么?" 現代快報記者問她。

" 我要給他們(每一個患者)摘下口罩,看他們出院,帶他們去我的家鄉:阿勒泰。"

(本人供圖 編輯 張愛紅)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ZAKER南京"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吉林快三精准计划图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