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他在死后留下一份“死亡黑名單”,如今還有信徒按指令殺人……

ZAKER哈爾濱 06-19 10

很多人都聽說過 " 曼森家族 ",一個殺人如麻的邪教組織。不過,他們的可怕罪行,和墨西哥北部另一個宗教組織比起來,算是小巫見大巫——

在 10 年時間里,一個自稱 " 先知 " 的男人把一個教會變成了宗教 " 黑手黨 "。他指揮信徒們殺他的宗教敵人、叛教者、對他不敬的人,甚至他連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殺。

他說,這是 " 鮮血贖罪 "。

這個男人入獄后,還列了一份死亡黑名單,讓信徒們為他 " 清理罪惡 "。這個 " 清理 " 工作在他死后多年一直繼續著,直到現在,恐怖的陰影都沒有完全消散 ……

今天,講講臭名昭著的 " 摩門教曼森 ",Ervil LeBaron 的故事。

Ervil LeBaron 是摩門教原教旨主義者 Alma LeBaron 的兒子。1924 年,因為不滿美國禁止一夫多妻的法律,他爸帶著 2 個老婆和 8 個孩子,千里迢迢跑到墨西哥北部一片荒地上生活。

他們給這片地取名叫 "Colonia LeBaron"(LeBaron 家的殖民地),到現在還在。

這家人一邊干活,一邊建了個叫 " 長子教會 "(Church of the First Born)的組織傳教。

漸漸的,其他不滿政府法律的美國摩門教徒,和附近的墨西哥人都被吸引過來生活。教會的人數有數百之多。

1951 年,Ervil 他爸死前把教會領導的位置交給了 Ervil 的哥哥 Joel,讓 Ervil 當 Joel 的幫手。最開始的十年,Ervil 還是服從他的哥哥的,但因為一次和錢有關的沖突,Ervil 開始了自己的瘋狂殺戮。

( 年輕時候的 Ervil LeBaron)

(年輕時候的 Joel LeBaron)

長子教會主要靠干農活和開洗衣店賺錢,勉強自給自足。有時,因為新入教的人太多,很多人只能穿舊衣服,喝稀粥。但 Ervil 不在其中。

他是一個很享受物質的人,喜歡穿著西服,開著一輛金燦燦的車在教會領地上轉來轉去。有時,大膽的人會質疑他為什么買車,他說是上帝讓他買車的,好吸引更多人入教。

但整個教會都沒錢,Ervil 的錢也不會多。為此,他嘗試過很多快速賺錢的項目,包括賣魚、種松仁,甚至是去拉斯維加斯賭博,都失敗了。

漸漸的,他把目光轉向哥哥 Joel 在 1964 年建立的一片海濱營地。

(最左邊的是 Ervil,第二個是 Joel,第四個是他們的父親 Alma)

這是一片占地 8500 英畝的海邊定居點,Joel 派了幾十個信徒在那里建土房,種小麥和養山羊。按照 Joel 的構想,他是想把這里建成一個教會天堂,人們靠耕作,自己養活自己。

但 Ervil 說這樣來錢太慢了,他想把那里建成一個海邊度假村,還不打招呼,帶了好幾個美國投資人去看。

因為這件事,兩人有了沖突。Ervil 覺得自己最大的問題在于,權力太小。

除了管錢,傳教,他做不了什么實際的事。為了能得到更大的權力,他決定,當 " 先知 "。

(中年的 Ervil LeBaron)

在摩門教里,先知不是那么罕見的人。Ervil 他爸就自稱是先知,受到過來自上帝的啟示(第一次,是上帝讓他多娶一個老婆,第二次,是上帝讓他不要去二戰戰場上當兵)。

很多摩門教的教會領導,也時不時收到上帝的 " 來信 "。

在 1972 年的夏天,Ervil 覺得自己也成為了先知。上帝要他干什么呢?上帝說,要他和 Joel 平等地管理教會。

Ervil 把這個重大消息和 Joel 一說,Joel 表示:…… 要不你連高層都別干了吧。

Joel 直接把 Ervil 踢出領導層,讓他成為普通信徒。Ervil 哪受得了這個,他馬上召集平常崇拜他的信徒,還有自己的 13 個老婆和 50 多個孩子,所有人搬到圣地亞哥。

在這里,Ervil 建立了一個新教會,叫 " 上帝羔羊 "(the Church of the Lamb of God),宣布自己正式成為先知和教會領袖。

Ervil 的怒火還沒有消停。那年 8 月,Joel 帶著小兒子去 " 上帝羔羊 " 教會旁取一輛車,他讓兒子在外面等,自己進去。沒過多久,小兒子聽到屋里傳來很多人大喊 " 殺了他!殺了他 ",接著是幾聲槍響。

一伙人從屋里跑出來乘車逃走,小兒子沖進屋看,發現父親已經死了,頭上兩個彈孔。

這些人是 Ervil 的狂熱信徒。Ervil 告訴他們,Joel 是叛神的罪人,需要用 " 鮮血贖罪 " 的方式來 " 拯救 " 他。

鮮血贖罪(Blood Atonement)是摩門教第二個 " 先知 " 楊百翰想出來的東西,他說,如果有人偏離了他的隊伍,那么讓那人進入天堂唯一的方式,就是讓他被一個正義的刺客殺掉。

(楊百翰)

" 人們犯下了一些罪過,他們無法在這個世界上或在即將來臨的世界中得到寬恕。如果他們睜大眼睛看到自己的真實狀況,他們將完全愿意讓自己的鮮血灑在大地上 ……"

這種說法太荒誕,連摩門教自己都長久不用。但 Ervil 覺得,用在他的敵人身上,正合適。

殺了 Joel 后,Ervil 以為 Joel 教會的兩百多個信徒會自然而然認他當領袖。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些信徒們把他當殺人犯告了,然后推舉 Ervil 最小的弟弟 Verlan 當領袖。

(Verlan LeBaron)

從這件事上,可以看出 Ervil 的思維和正常人明顯不同,強烈的以自我為中心。之后還有更奇怪的。

在那年 12 月,Ervil 帶著兩個律師,大搖大擺地走到警察廳,要求警察撤銷對他的謀殺指控,因為他厭倦了東躲西藏。

追捕他好幾個月的警察們大吃一驚,馬上把他關入監獄。Ervil 被判犯下殺人罪,服刑 12 年。

但不知是因為墨西哥法院受賄還是無能,Ervil 只坐了一天牢就被放了出來,因為法院說,實際殺死 Joel 的信徒們沒有參加審判,所以推翻判決。

出獄后,Ervil 擔心 Joel 的信徒們會殺過來報仇,于是走到哪里都帶著槍。Ervil 的信徒中有一個是越戰老兵,他就讓老兵教所有人搏擊術和槍法。

在幻想出的恐懼中,教會的信徒們開始給自己取化名,并且用假名辦駕照和身份證。他們也只用無法追蹤到位置的公用電話打電話。整個教會變得越來越像黑手黨

(Ervil LeBaron 和他第四個老婆 Anna Mae Marston 的合影)

但 Joel 的信徒們沒有動靜,Ervil 覺得這是他們危懼的表現。過了一段時間,他用漏洞百出的古英語寫了篇叫《危機時刻 - 復仇之日》的文章,寄給 Joel 的信徒們。

文章很長,但意思很簡單:馬上給我交稅,不交的人死。

曾經 Ervil 在 " 長子教會 " 的時候做的就是收稅的工作,每個在外工作的人都需要把自己工資的 10% 給他。那些稅很多都被 Ervil 揮霍了,但至少名義上是用來建設教會的。

但現在,憑什么交稅呢?用來建設別人的教會?

Joel 的信徒們沒有理他,Ervil 非常憤怒。

他決定,摧毀 " 長子教會 "。

圣誕節后的一天,他指揮信徒們帶著炸藥和槍,乘著夜色來到 " 長子教會 " 的定居地。長子教會的人住的都是木頭房,Ervil 的手下往房子里丟炸彈,火勢很快就燒開。驚惶的人們跑出來,被隱藏在黑暗中的人射殺。最后,有 2 人死亡,13 人受重傷。

因為出門在外," 長子教會 " 的領袖 Verlan 躲過一劫。

(Verlan 和他 10 個妻子中的 7 個合影。事件發生的時候他的妻子們和孩子們都在)

Ervil 對這次襲擊非常興奮,他的妄想癥也越發嚴重。

他決定,自己的目標不再局限于推翻 " 長子教會 ",他還要推翻墨西哥政府,然后是美國政府。最后,他要統治全世界。

想要實現這個宏偉的目標,他必須有足夠多的錢和人,于是,Ervil 開始計劃殺掉自己的宗教敵人們,吞并他們的財產和信徒。

Ervil 開始給猶他州(大部分摩門教徒都住在這里)的宗教領袖們寫信。" 因此,你要悔改,否則將遭受上帝的毀滅!",說人話就是,給錢,不然我殺你。

大部分宗教領袖無視了他,有的加強了自己的警備。Ervil 決定要親自和他們談談。

被他找上門的是 Bob Simon,一個住在猶他州,蓋恩斯維爾的宗教領袖。他年輕的時候在精神病院待過,幻想自己是將帶領美國原住民們信仰摩門教的先知。

Ervil 對他的印第安夢沒興趣,但他知道 Bob 的手上有一片占地 65 英畝的牧場,Ervil 很想要。他寫信給他,被他無視了,接著 Ervil 和 Bob 聊宗教,兩人意見不合,最后扭打起來。

Ervil 覺得,是時候實現 " 上帝的毀滅 " 了。

他讓自己的一個手下偽裝身份后拜訪 Bob,說他找到很多印第安酋長,酋長們一直在等待一位白人先知降臨,他覺得 Bob 就是那個先知。Bob 欣喜若狂,覺得多年夙愿將實現,馬上讓對方安排見面。

1975 年 4 月 23 日的夜晚,Bob 來到一片荒地。這是 " 印第安酋長們 " 指定的見面地點。在 Bob 等待的時候,有兩個年輕男人悄悄走到他身后,其中一人舉槍,子彈射向 Bob 的后腦勺。" 印第安先知 " 倒地身亡。

這兩人都是 Ervil 的手下。他們早就準備好了一個墳墓,殺了 Bob 以后,他們把他的尸體拖到提前挖好的洞里,還在尸體上撒了加速肉體腐爛的化學制品。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尸體沒人發現。

除了宗教敵人外,Ervil 對教會內部的叛徒也不能容忍。

信徒中,有個叫 Noemi Zarate 的女人因為受不了教會的謀殺,在別人面前報怨了幾句。Ervil 聽說了此事,派出自己的妻子 Vonda White 除掉她(Noemi 的丈夫提前知道這起謀殺,他同意了)。

Vonda 和 Noemi 是多年好友,但殺起人來,沒有絲毫猶豫。1975 年的一天晚上,Vonda 邀請 Noemi 去山腳下的峽谷里兜風。在 Noemi 沒有任何防備的時候,Vonda 向她連開 5 槍,接著,讓藏在灌木叢里的 Yolanda Rios(Ervil 的另一個妻子)出來搬尸體。兩人在灌木叢里挖了一個墳墓,草草埋了。

(Yolanda Rios,過了 10 年后她也被殺了)

Vonda 之后還殺了教會中威望很高的越戰老兵,Dean Vest,那個教他們搏擊術和射擊的人。

因為 Dean Vest 的妻子受不了教會把女性當生育工具,她在幾年前帶著兩個孩子搬到華盛頓生活。Dean 很想念家人,把越來越多的時間放在修理一艘破爛的駁船上,而不是參加宗教活動。他和幾個教會的朋友說,他夢想坐著這艘駁船到海岸,和家人團聚。

1976 年 6 月 16 日,Dean 得知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在一場車禍中受傷,立即預訂了飛往西雅圖的航班。前往機場之前,他在 Vonda 的家中停下來,拿他在那里存放的一些東西。當時 Vonda 懷有 5 個月身孕,正和六個孩子吃午餐。等孩子們吃好后,她把他們趕到樓上,然后對 Dean 說,自己家的洗衣機怎么都修不好,讓他去看看。Dean 答應了,當他在水槽前背對著 Vonda 時,她連開兩槍,一槍穿透肝臟,一槍穿透肺部。

這是 Ervil 給她的任務,他知道沒人會懷疑一個懷孕的女人殺人。

除了不聽話的信徒外,Ervil 甚至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放過。

(Ervil LeBaron 和第一任妻子的孩子們合影)

Ervil 有個女兒叫 Rebecca,15 歲的時候,她被要求和信徒 Victor Chynoweth 結婚。Victor 住在猶他州,有個很兇的大老婆,當 Rebecca 生下孩子后,他們強迫她把孩子放在丹佛生活(Vonda 殺人后,整個教會搬到了丹佛躲避警察)。

見不到孩子,憤怒的 Rebecca 開始暴躁。她嘲笑來教會商店的顧客,威脅所有人她要報警。

Ervil 覺得必須除掉她。

4 月的一天,Ervil 告訴 Rebecca 可以來丹佛接孩子,還派了兩個教會的男孩開車送她去達拉斯機場。Rebecca 非常高興,她想帶著孩子回墨西哥,和母親一起生活。當汽車行駛到達拉斯郊區外的一條偏僻的道路上時,一個男孩將車開出車道,另一個男孩從腳邊拿出一捆麻繩,勒住 Rebecca 的脖子。

Rebecca 掙扎了很久,漸漸死去,她的尸體被丟在俄克拉荷馬州州立公園,無人發現。死的時候,她只有 17 歲。

事后,Ervil 并沒有對女兒的死表示懺悔,他只是埋怨男孩們把汽車弄臟了,車上都是血。

這樣的殺戮還有很多次,每一次,都沒有信徒提出質疑,更沒有人拒絕謀殺。

據后來逃出教會的 Anna LeBaron 說,除了恐懼以外,還因為教會和外界世界隔絕太深,扭曲了他們對現實的感知。

(Anna LeBaron 和她哥哥 Eddie 在離開教會前的合影)

Anna 是 Ervil 的女兒,出生在墨西哥。從她記事起,全家人的生活就十分困頓,總是在不同的地方搬來搬去(后來才知道是為了躲避警察追捕),常常沒有飯吃,只能去垃圾桶里找食物。Anna 和其他孩子們還被迫在教會開的電器維修店里工作,每天花 12~16 個小時的時間擦洗烤箱和冰箱上的油脂污垢。無論態度如何,他們總會被打罵。

但盡管生活得如此之差,Anna 小時候還堅信,他們是 " 被神選中的孩子 "。之所以生活中有很多困難,是因為 " 外界不理解他們,迫害他們 "。

(Ervil LeBaron 的另外兩個女兒,Ramona 和 Faye)

甚至,在她和母親逃出來之后,有信徒勸說她母親回去,她竟然還同意了。

靠著信徒們狂熱的支持,Ervil 成了宗教黑手黨的領袖,前后殺了三十多人。1977 年,為了殺掉 " 長子教會 " 的領袖,他的弟弟 Verlan,Ervil 決定先殺掉另一個人,猶他州的宗教領袖 Rulon Allreds。這樣他那東躲西藏的弟弟一定會參加葬禮,然后他可以在葬禮上把弟弟殺了。

這場謀殺是由他最小的妻子和一個女信徒執行的,Rulon Allreds 死后,2600 多人來參加葬禮,但就是沒有 Verlan。最后,Ervil 等來的是警察。

(受害者 Rulon Allreds)

(Ervil 最小的妻子,殺人者 Rena Chynoweth。她嫁給 Ervil 的時候只有 16 歲)

1980 年,Ervil 因策劃 Rulon Allreds 謀殺案被美國法院判以無期徒刑,第二年,他因心臟病逝世。但讓媒體和警察們沒想到的是,死后的 Ervil 仍然能施展他的影響力。

這是因為 Ervil 在獄中寫了本 500 頁的書,《新約之書》。

書里列了一份 50 人的死亡黑名單,里面包括叛教的信徒、警察、敵對宗教的領袖。Ervil 要求所有還活著的信徒盡自己所能,把名單上的人全部殺掉。

這本書被印了 20 多份,發到信徒們手上,之后,慘案不斷:

1983 年 6 月,Ervil 的兒子 Isaac 因為出庭作證,被信徒殺掉,他們還把現場偽裝成 " 自殺 ";

1983 年秋天,Ervil 的妻子 Lorna 逃離邪教的計劃失敗,被信徒勒死,尸體埋在墨西哥的一個淺坑里,一直沒人發現;

1983 年 12 月,Ervil 的大兒子 Arturo 被信徒槍殺,信徒認為他不是真的先知;

1984 年,宗教敵人 Gamaliel Rios 被槍殺,同一年,Ervil 的妻子 Yolanda Rios 被人勒死;

1987 年,前信徒 Leo Evoniuk 被人謀殺,沒有尸體,只找到浸在血泊中的一顆假牙,同一年,Dan Jordan 被人槍殺;

1988 年,因為 Ervil 在書中長篇累牘地痛罵了四個 " 叛徒 ",四個前信徒在不同地點的同一時間被槍殺,美國媒體稱為 " 四點謀殺案 "

……

(Evril 的兒子 Heber LeBaron 舉著圣經遮臉。他和信徒 Douglas Barlow 因謀殺前信徒 Mark Chynoweth 被捕)

(Ervil 的女兒 Jacqueline LeBaron 因 " 四點鐘謀殺案 " 被捕)

很多兇手被警方抓捕,但也有很多下落不明。

為了安全,很多逃出教會的人選擇躲藏起來,不讓恐怖的陰云飄到自己頭上。

血腥的歷史一直到現在還在持續。

2009 年,Ervil 的后人 Eric LeBaron 被綁架,Benjamin LeBaron 被謀殺。

2019 年,LeBaron 家族中的 9 人在墨西哥北部開車時被襲擊,車上 3 個女人,6 個小孩全部死亡。

有人說是因為毒梟誤判,也有人說是她們在逃跑時被謀殺。

(被燒毀的車)

什么時候,這樣的故事能夠停止?

我們不知道。

但有一點很清楚:

人,總能比想象得更可怕 ……

來源 英國那些事兒

編輯 宋芮彤

值班主編 張穎

以上內容由"ZAKER哈爾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吉林快三精准计划图网站 双色球对应码是什么意思 刘伯温开奖结果王中王 股票配资门户名yu.简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一定牛 期货配资巨亏报案有人管吗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2018 广东36选7基本走势图 全国理财平台排名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江苏体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